澳步小说 > 资讯 > 宋森夜宋惜凝小说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暮语糖小说阅读

宋森夜宋惜凝小说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暮语糖小说阅读

时间:2019-10-09 17:19
独家推荐,精彩重磅,网络小说家暮语糖写的《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是一本非常难得的好文,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森夜宋惜凝,暮语糖用独特的角度写出了宋森夜宋惜凝之间特殊的感情,快来看看吧!暮语糖

第 5 章

对于宋惜凝来说最闲暇的周末,往往是宋森夜最见不到人影的时候,要么高尔夫球场,要么牌局和酒桌。

在一场为了洽谈生意的麻将大会上,四个男人围坐在桌子前嘎嘎啦啦的洗着牌,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忽然起身,走到门外去接了一通电话。

见状,坐在宋森夜正对面的罗明停下码牌的手,点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紧接着四下开工,一边码牌,一边吸烟,还要时不时的对宋森夜讲话,感叹道:“宋总,你刚才那张一筒打得可真是时候啊!”

“哪里,只是碰巧而已。”宋森夜眉目轻抬,挥手间驱散了罗明口中吐出的烟气。

“唉。”罗明长叹一声,将香烟急急地吸了一大口,然后捻灭,“我说宋总,在兄弟我的面前,你还需要遮遮掩掩嘛,天底下谁不知道这种局就是用来送钱的?”

“罗少,看破不一定要说破,毕竟你也是代表泰恒坐在这里的。”

宋森夜抬起脸,目光清冷的盯着罗明,罗明虽然身为泰恒建材的二公子,但明显顽劣不堪,若不是念在两家是世交的份上,宋森夜才懒得搭理这种人。

明显被宋森夜的态度所震慑,罗明干笑了两声,急忙转移话题,“宋总,你猜我们尊敬的市长大人在给谁打电话呢?”

宋森夜依旧冷眼,轻吐二字:“不知。”

“你看他那个浓情蜜意的样子,多半是家外的小狐狸,哈哈。”罗明乐得前仰后合,大笑之间又点燃了一根烟,眯了眯眼,望着市长的背影继续说:“听说他家里的太太是个贤惠的贤内助。不过可惜,他却只舍得给外面的小狐狸花钱,太太想要一只钻戒都不给呢!”

罗明的叹息声越来越长,宋森夜下意识地去看了看还在打电话的市长,竟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转回头对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金陌冶问道:“陌冶,你知不知道那天惜凝去伯纳是为了什么?”

“哪天?”金陌冶一头雾水,很快又想到了答案,“被撞的那天上午?”

“嗯。”宋森夜点头,眸光深沉。

“那之前的几天,我一直陪她去雅轩斋看古董来着。”

金陌冶一五一十的回答,宋森夜挑眉轻哼:“她喜欢古董?”

“不是,估计是惦记着升值。”金陌冶摇头。

宋森夜正皱着眉若有所思,一旁的罗明看不出眼色,噗哈哈的拍着手笑出声:“果然是金董事长的干女儿,怎么连爱财如命这一点都那么像!”

闻言,宋森夜抬起头用力瞪着人,罗明立马禁声,不敢再胡乱说话。

结束了麻将局,该打点的钱也都输的差不多,宋森夜没有直接回家,反倒是先去了一趟江景房,一进门看到趴在沙发上的宋惜凝正在狂翻古董杂志,就走过去问她:“听陌冶说,你最近在研究古董?”

“嗯。”宋惜凝点头,合上手里的杂志露出封面,向宋森夜证明自己确实是在研究古董。

在宋惜凝右前方的沙发上坐下,宋森夜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又问:“既然想买,怎么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呢?”

“那么多钱,一下子开不了口。”宋惜凝趴在沙发上,声音软软的回答,握着圆珠笔的手在杂志上划了两条重点线。

“不就是一百五十万吗?”

“我不是你,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我没办法觉得轻松。”

宋惜凝扔开杂志,扑腾着身子在沙发上坐了起来,她现在连古董的真伪还没学会辨别,必须格外谨慎才行。

“那为什么还想入手?”宋森夜来了兴致,十指相握,原本坐得端正的身体向前倾了倾,与宋惜凝更近。

“希望它可以升值吧。”宋惜凝笑着,似是事先没思考过什么话是在给自己挖坑,就只是笑着说:“我也想要拥有点什么,至少先还清欠你的。”

“欠我的?”一对眉毛扬了扬,宋森夜更加觉得有趣,在沙发上重新坐直,态度玩味地看着宋惜凝说:“你吃我的,睡我的,你觉得这辈子能还完吗?”

宋惜凝微微一怔,感觉胸膛上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再挠,痒痒的,她很好奇为什么宋森夜就是不能好好说话,偏要说成睡他的。

一时情急,宋惜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反驳的气势汹汹,“怎么还不完,房子还是你的,房本我又没拿,最多是欠你几年的房租嘛。”

“嗯。”宋森夜渐渐冷下脸,起身走到门口换好鞋,又掏出一张支票放在鞋柜上,临出门前转头对着宋惜凝说:“你把古董买了吧,然后!等它升值,再还给我。”

等它升值,再还给我。

八个字意味深长,宋惜凝似是还不能领会。

午夜时分。

远处的城市夜色一片灯火璀璨,宋惜凝习惯性失眠,抱着手臂站在落地窗前,双眼空洞地只盯着漆黑的江面,盯得有些眼痛,索性侧身收回了视线,又将视线投放在身畔的沙发上,忽然间回想起几个小时前,宋森夜就坐在那张沙发上,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笑着问她:“你吃我的,睡我的,你觉得这辈子能还完吗?”

身边的人,大多数都在羡慕着宋惜凝,因为她看起来衣食无忧,甚至无忧无虑。

可很少有人知道,宋惜凝无忧无虑,是因为她无父无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更没有人知道,其实宋惜凝一无所有,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宋森夜给她的,就连已经寄身三年多的这栋江景房,也是金逸美买给儿子宋森夜的。是宋森夜在宋惜凝十八岁那年的雷雨夜,一酒瓶打昏了企图侵犯她的养父,用身上的风衣将她裹紧,然后带她来到了这栋江景房里。

宋惜凝被带走的第二天,养父头上缠着纱布到江景房这里来找宋森夜要人,想要把宋惜凝带回家。那时的宋惜凝吓坏了,躲在宋森夜的身后战战兢兢地攥着他的衣角,她实在没有胆量再和养父一起生活下去,于是她对着宋森夜摇了摇头,宋森夜也马上一脸心领神会的皱了皱眉,对着宋惜凝的养父冷声驱赶道:“你走吧,以后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这里才是她的家。”

那一年,宋森夜也只有二十二岁,在旁人眼里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可在宋惜凝的眼里,他的身形是足够高大伟岸的。

从那天开始,宋惜凝几乎再也没有从宋森夜的身边离开过,在那栋客厅和卧室里都有着落地玻璃窗的江景房里住了下来,成为主人。清晨在窗前看着江上日出,傍晚又在窗前看着天边日落。

那一年,在晚霞的红晕里,宋惜凝曾经问过宋森夜:“森夜哥,咱们现在算是相依为命吗?”

宋森夜还没回答,宋惜凝却笑了,因为胸中的答案已经了然,那时的他们虽然都不快乐,但他们到底是不同的,她或许,只是无耻地赖在宋森夜的身边,苟且偷生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