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步小说 > 资讯 > 宋森夜宋惜凝暮语糖小说-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全文阅读

宋森夜宋惜凝暮语糖小说-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全文阅读

时间:2019-10-09 17:19
最近很火的网络小说家暮语糖又创造了一本看点满满的小说《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 《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森夜宋惜凝,最近缺好文的朋友一定要看看这本《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

第 4 章

“宋惜凝,你干什么去?”

“宋惜凝,你今天走出这个门,就再也别回来!”

四个月前的一个阴雨天,宋惜凝已经记不起那天的自己是为了一件什么样的小事和宋森夜大吵了一架,然后闹着别扭不肯回家。她只记得那天外面下着大雨,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索性就坐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瓶罐装咖啡,捧在手里默默地掉眼泪。

一瓶喝光,宋惜凝起身到冷柜前又拿了两瓶冰镇咖啡,正准备结账,结果一掏口袋才发现,自己赌气出来得太匆忙,身上根本没有足够的钱。

捋了捋手上的零钱,迫于无奈,宋惜凝只能尴尬地对着店里的收银员说:“不好意思,我只要一瓶吧。”

收银员笑了笑,接过宋惜凝的零钱,却把两瓶咖啡都放进了购物袋里,递给她说:“这种咖啡在做活动,买一送一。”

买一送一,虽然在便利店里这样的促销活动很常见,但是宋惜凝也很清楚,她选择的那个品牌的咖啡从来都不做促销,因为口碑太好,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分明是那位收银员见她没有钱,好心送她一瓶罢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从那天以后,只要是她去店里买那种咖啡,永远都是买一送一的。然后这种特权,忽而间又结束在衡愆不继续在便利店工作的那一天。

握着今天只有一瓶的咖啡,脑袋里忍不住又想起了衡愆,宋惜凝趴在饭桌上哼哼呀呀,虽然饿,但却懒得动手去做饭。整个人正像毛毛虫一样东歪西歪的扭动着,身后的防盗门忽然嘀嘀嘀的响了几声,不用猜,肯定是宋森夜回来了。

“嗨~”宋惜凝依旧紧紧的趴在饭桌上,抬起一只手臂对着身后刚进门的男人晃了晃。

熟练地打开鞋柜换上拖鞋,宋森夜走进屋,抬手间在宋惜凝的后背上拍了一下,似重实轻,口中揶揄着说:“在学校上课有那么累吗?”

“累。”宋惜凝挺起身点头,转瞬又趴下去哼哼,“詹尼佛今天把我们带到风景区,去给外国人做导游,脚跟都走痛了。”

詹尼佛是宋惜凝大学里的法语老师,虽然教学方式素以生动著称,但是折腾起人来也是花样百出,一想起今天的遭遇,宋惜凝就忍不住想要拍桌子叫苦。

宋惜凝抱怨的模样委委屈屈,宋森夜倒是有了些兴趣,拉开宋惜凝对面的椅子坐下,一双大手揉搓着宋惜凝长长的黑发,带着些笑意问她:“你们今天去哪里了?”

“A镇。”宋惜凝依旧趴在桌子上,声音瓮瓮的说:“光坐大巴就要3个小时,在车上还得陪那些法国人聊天,还好我和书晟一组,不然我就挂掉了。”

“书晟?住在楼下的那个混血?法语不是她的母语嘛。”

“也不算是,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基本没怎么在法国生活过。”

“这样啊。”

宋森夜点头,明显感觉到宋惜凝的小脑袋在自己的手掌里拱了几下,最后挣扎出来盯着他问:“森夜哥,你去过A镇吗?”

宋森夜摇头,抿起笑意与眼前的人对视。

“有机会的话,就去一下吧。那里的生活节奏很慢,很适合你这种不分白天黑夜赚钱的人!等到身心俱疲的时候,就带着你的女人去那里休养生息吧,我给你们做导游。”

宋惜凝说话的语气很认真,白嫩嫩的小脸一本正经的绷着。因为听到她说了“你的女人”四个字,宋森夜嘴角一沉,将右手重新放回到宋惜凝的头顶上,用力揉搓了几下,让她一下子变成了蓬头垢面的小疯子。

明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宋惜凝秀眉微皱,随意拢了拢发上的杂乱,接着也来了神气,两只手不停地拍打着桌面,转移宋森夜的注意力,“森夜哥,我饿了,快去给我弄点吃的。”

宋森夜无奈的浅笑,应了一声“好”,转身走进厨房在锅子里烧上水,又从橱柜里拿出两包泡面。虽然有些惭愧,但泡面确实是他唯一能应付得来的食材。

平心而论,堂堂一位富贵人家的大少爷,宋森夜从小锦衣玉食,在宋家别说是进厨房,就连十根手指头恐怕连脏水也没碰过。可偏偏就在这栋江景房里,他竟然沦落成了宋惜凝的保姆,动不动就要为她煮泡面。宋惜凝却从一个出身贫苦的可怜姑娘,被他宠成了动不动就要任性撒泼的女王。

吃完泡面,窗外的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宋森夜接到了母亲金逸美打来的电话,也不说原由,就只是怒气冲冲地命令儿子回家。

无可奈何,宋森夜和宋惜凝道了别,宋惜凝原本脸上的表情很依依不舍,却在宋森夜彻底离开的那一瞬间整张脸瘫痪,眼底的神情不知是埋怨还是释然。

被母亲以命令式的口吻叫回家,这种情况对宋森夜来说并不少见。只是金逸美今晚有一个约会,约好和业界那些老板的太太们一起吃晚饭,回来的格外晚,深夜时才走进宋森夜的书房,身上还微微带着一股酒气。

“您回来了,太太们的聚会怎么样?”宋森夜的视线从手中的书籍上移开,抬起头看着刚刚进门的母亲,薄厚适中的嘴唇将微笑的弧度演绎得十分漂亮。

金逸美垂了垂眼,似是懒得假装和颜悦色,直接对儿子冷声哼着:“求你以后别再去惜凝那里!你知道那些疯女人都在说些什么?我简直快要无地自容了。”

“说什么?”宋森夜的眉毛一挑老高。

“她们说我的儿子眼睛有毛病,放着那么多的大家闺秀不交往,偏偏带着一个穷酸丫头满世界乱跑!”

夜色无比宁静,金逸美抱怨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宋森夜却浅浅的泛起了笑意,看着母亲说:“吃不到葡萄,就要说葡萄酸,她们的味道这么明显,难道您会看不出吗?”

在H市,宋家家境殷实,不容小觑,宋森夜又天生相貌英俊,身子挺拔,叫人过目不忘,每年主动来说媒的人都要踏破门槛。可宋森夜呢?要么不去见对方的姑娘,要么扯着宋惜凝一起去,那些想要给他牵姻缘的太太们,确实被他冒犯了不少,也难免会说话变得难听。

金逸美瞥了一眼儿子,似是无言以对。沉思了数秒,还是开口命令着:“我不管她们是什么意思,总之你以后少往宋惜凝那边跑,你再去一次,我就把那栋房子卖掉。”

面对母亲的要挟,宋森夜没有立刻答话,只是低下头继续去看手里的东西,灯光下那一头乌黑的发丝更加浓密,一对冰眸望着手里的书籍幽暗而深邃,缓了缓,他从椅子上从容地站了起来,人影在灯下显得更加高大,态度十分笃定的回答:“如果您那样做了,我会把伯纳卖掉,然后带着惜凝远走高飞,再把钱拿去和鑫夜平分。”

金逸美望了一眼宋森夜,胸膛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剧烈起伏,差一点就要背过气,最后还是沉默着转身出了书房。

走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金逸美紧紧皱着眉,恨得牙根发痒。她的心中很清楚,宋森夜不同于他的父亲宋宇伯,既果断又精明,无论什么事情,只要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这样的儿子,将自己一辈子稳住的伯纳江山交给他打理,她哪里都满意,偏偏有一点叫她特别讨厌,那就是,他真的太喜欢宋惜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