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步小说 > 资讯 > 暮语糖的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宋森夜宋惜凝在线阅读

暮语糖的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宋森夜宋惜凝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9 17:19
《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是由最近很火的网络小说作家暮语糖创作,暮语糖将《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中的主角宋森夜宋惜凝写的惟妙惟肖,强力推荐这本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

第 3 章

回公寓的路上,宋惜凝竟然在车里睡着了,直到车子平稳地停到建筑物楼下,宋森夜才有些不忍心地把她叫醒,向窗外扬了扬下巴,提醒道:“到家了,你上去吧。”

宋惜凝打了个哈欠,又揉揉眼,嘴里口齿不清的问着:“你不一起?”

“抱歉,今天不大方便。”

“唉,我就知道会这样。”宋惜凝长长叹了一口气,一边推门下车,嘴里一边唠叨着,“以后不要说什么有哥哥在呢,全是假话,人家都受伤了,你也不留下来照顾人家。”

“那我送你到楼上吧。”说着,宋森夜也下了车,眨眼间就要走到宋惜凝的身边。

宋惜凝紧忙抬手表示拒绝,“不用,我开玩笑的,你走吧。”

都说女孩子在说“不”的时候,想要表达的意思往往是肯定的,可宋惜凝却不是这样,她在宋森夜的面前总是有一说一、有二就说二的,从不会矫揉造作。宋森夜也知道她就是这样的性格,索性直接转身,连声再见也不说,就要离开。

宋惜凝向着公寓楼的大门走了几步,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又转身跑回来拦住了即将启动的车子,拉开车门,匆匆说道:“你得等一下再走!”

“怎么了?你......”

你是舍不得我离开吗?宋森夜还没来得及将这句话说出口,整个人就已经怔住了,因为宋惜凝那瘦小的身体已经半钻进车厢里,一双小手伸到他的胸前,一颗一颗地系好了衬衫的纽扣,动作完毕才从车厢里退出来,摆了摆手笑着说:“好了,现在走吧,不然干妈一定又要以为你在我这里做了什么坏事。”

宋惜凝笑得一脸灿烂,可她刚才的那套动作却惹得宋森夜正脸红心跳,只能僵硬地握着方向盘,干巴巴地说了一句:“你又在玩儿火,我现在真的想要做些坏事再走了。”

“干妈在家里等你呢,拜拜!”

宋惜凝嘻嘻哈哈的笑着,手上啪的一下关好了宋森夜的车门,然后转身迅速跑回楼上,偷偷站在走廊的窗台前看着还停在楼下的车子,忍不住紧了一口气。她知道,假如宋森夜今晚真的想上来,她是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住的。

不过好在,他后来还是把车子开走了。

宋惜凝走进家门,站在面对着一大片江景的落地窗前,打开手机翻了翻课表,又给自己的小姐妹打了一通电话。

“书晟,我受伤了,你能不能帮我和导员请一个星期的假?”

“受伤?严重吗?”

“没事,我就是被衡愆的自行车刮到了一下。”

“衡愆?这哥要闹哪样!”

“他不是故意的,总之你帮我请假就是了。”

“你到底严不严重啊,我抽个时间去你家看你。”

“别啊,这几天我都在便利店,你去那边找我吧。”

宋惜凝抿着嘴挂断了电话,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就在自己站在落地窗前愁眉苦脸的这些瞬间,她那位最好的朋友聂书晟,一定也正站在落地窗前,不解的凝望着自家的天花板。

聂书晟和宋惜凝一般大,今年只有二十一岁,是一位在中国出生的中法混血女孩,身材高大纤细,眼睛炯炯有神,许是父亲的基因过于强大,她的身上满是欧洲人的绅士气质,以至于宋惜凝在法语系的入学典礼上,只对视一眼便被她深深地折服。更加有缘的是,她们都不住校,同住在江边的那栋江景公寓里,宋惜凝住在二十八层,聂书晟和离异后的母亲住在二十七层。

楼上楼下的住着,在学校又是同班,宋惜凝和聂书晟的关系自然格外亲近,只是聂书晟却十分疑惑,为什么自己提到要去宋惜凝家的时候,每一次都要被她拒绝?这一次的理由更加奇怪,竟然说什么自己全天都会呆在便利店!

不过,宋惜凝也没有说谎,她确实是在便利店里呆了整整三天,为的是防止金陌冶真的跑过来调监控,万一宋森夜真的打算小题大做,就一定会发生不可估量的事情。

第四天的一早,宋惜凝依旧七点就到楼下的便利店里报道,聂书晟去学校上课之前习惯买一罐咖啡在路上喝,因为一进门果然看见了宋惜凝,忍不住大吃一惊,“Salut(你好)~你还真的在这里,该不会是在等衡愆吧?”

“呃,也不算是......”宋惜凝摇头,站在货架前拿了一瓶聂书晟常喝的罐装咖啡递过去。

聂书晟接过咖啡,转身到收银台结账,对着正在扫码的收银小哥问了一句:“帅哥,你们店长呢?”

“辞职了。”收银小哥停下扫码的动作回答。

“什么?该不会是撞了人不敢出现了吧!”

聂书晟扭头探寻真相的望向宋惜凝,宋惜凝只摇头,没做什么表情,接着两个人便听到收银小哥解释说:“听说他母亲常年卧病,需要用钱,这里开的又少,多半是另谋高就去了。”

“嗯,应该是这样。”宋惜凝点头,也买了一瓶咖啡,结过账,跟着聂书晟一起往外走,边走边说:“那天他就是急着赶去医院,才会撞上我的。”

“唉,真可惜!”聂书晟忽得停下脚步叹了一声。

宋惜凝也停下,狐疑地看着身边的人问:“可惜什么?”

“以后再也没有1Plus1的咖啡可以喝了。”

“像今天这样,每人买一瓶不就可以了!”

宋惜凝灿烂的笑着,抬手间将自己的咖啡撞上了聂书晟手中的那一只,铝制的瓶身相碰,发出闷闷的一声“嘭”。

聂书晟盯着差一点被撞变形的易拉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宋惜凝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拉扯着聂书晟的手臂说:“走吧,我也去上课。”

聂书晟点头,人已经跟在宋惜凝的屁股后头钻进出租车里,这才有所反应,指着宋惜凝笑道:“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在等衡愆,一听说人家辞职,马上就不等了。”

“哎呀,不是!”宋惜凝皱起脸,将头不自觉地转向车窗外,她真的真的只是害怕宋森夜会找衡愆的麻烦罢了,可又不能这样明说。

宋惜凝微微皱着眉,聂书晟发现她明显是在叹气,便将身体凑过来说:“惜凝,你说衡愆既然家庭不富裕,却还要每天白送你一瓶咖啡,他还真是用心良苦。对了,你应该有他的联络方式吧?”

“没有......”

宋惜凝摇头,似是有几分怅然若失。聂书晟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惜凝啊,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

“Oui. C\'est la vie(嗯,这就是生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