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步小说 > 资讯 > 宋森夜宋惜凝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小说阅读by暮语糖

宋森夜宋惜凝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小说阅读by暮语糖

时间:2019-10-09 17:19
给大家安利一本独家精品好书《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是由最近很火的小说家暮语糖创作,《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中的宋森夜宋惜凝’的爱恨情仇被暮语糖体现的淋漓尽致,快来看看吧!

第 2 章

“哟,这么有兴致,喝茶呢?还真是不辜负喝红茶的好季节啊!”

伯纳房地产大厦三十二层的办公室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宋惜凝脚下生了风,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往宋森夜对面的深灰色沙发上一坐,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眉清目秀,小嘴嘟嘟得像个花苞,分明是浅涂了一层粉底后不加复杂修饰的妆容,可偏偏格外耐看。

“你怎么来了?”宋森夜脸上带着浅笑,如泰山般稳坐,慢慢的将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

宋惜凝挑了挑好看的细眉,也没回答他,只是动手碰了碰自己面前多出来的那只茶杯,有些坏心眼的说:“有口红印,刚才和你一起喝茶的竟然还是个女人。”

“只是见了一个女客户而已,刚巧陌冶说水房里没有咖啡,所以就用茶招待客人了。”

宋森夜一本正经的脸上似乎微微紧着眉宇,眼前那盒英式伯爵红茶,刚好是宋惜凝前阵子去英国旅行时带回来给他的,虽然结账时用的是他的钱,但也算是一件礼物,便一直没舍得喝。现在大概是怕她会介意,这才将细节解释得一清二楚。只是她却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噗嗤一声笑着挥手说:“哈哈,你不用解释,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给谁喝都可以,如果是给你女朋友喝的话,我会特别开心。”

“什么叫没有关系,金陌冶,你快告诉她,事情和她想的一样吗?”宋森夜一皱眉,竟然将证人的身份甩给了秘书金陌冶。

金陌冶依旧摆着一副扑克脸,淡淡地说了一声:“你们的事情,我不管。”

话一说完,金陌冶就转身走出了宋森夜的办公室,出门时视线与宋惜凝交汇,疑似是轻轻的瞪了她一眼。

“我说,你这个秘书是不是有问题!从第一次见到的那天就这样,对我的敌意怎么有增无减呢?”宋惜凝明显不满意,撅着粉红色的嘴唇,用漂亮的手指敲了敲茶几桌面。

“还不是你自找的。”宋森夜似乎对宋惜凝的小脾气已经习以为常,回答的口气云淡风轻,也不像是数落或者责怪。

“我?”宋惜凝皱了皱脸,紧接着便不再说话,沉默的坐了一阵。

“你来找我有事?”宋森夜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两口红茶后又将杯子放下来,这才开门见山的直接问:“说吧,又看上什么了,香水还是衣服?”

“哎呀,什么都不是!闲着无聊而已,走了!”

宋惜凝用力地甩头,然后气鼓着一张小脸,起身拿着挎包准备要走。宋森夜也不阻拦,这丫头的小伎俩他早就领教的够多,心情好的时候,他完全乐意哄哄她,可像今天这种心情欠佳的时候,他才不会吃她的那一套。

宋惜凝离开后,宋森夜叫金陌冶收拾掉茶几上的茶点,自己在一旁抱着手臂打量秘书做事,一时间忍不住泛起了笑意,想不到年纪轻轻的金陌冶,竟然还是个愤青,见不得身边的不公平!

处理完十几份让人发愁的文件,天边已经漫上了暗黑之色,宋森夜离开伯纳房地产大厦,开着车回到了市郊的宋家别墅,一边走进门,一边疲惫地脱下西装,扯开了衬衫领口的几颗扣子。

站在客厅中央,宋森夜掏出西裤口袋里的手机给宋惜凝打了一个电话,竟然被拒绝接听。看样子那丫头多半还是在钻下午的牛角尖,等到明天她睡醒了,自然就会转好,这已经是屡试不爽的事情。

难得图个清闲,不打算应付宋惜凝,宋森夜半躺在沙发上闭起了眼睛,打算小憩一会儿。商场上明刀暗剑的事情向来很多,他从二十一岁起就要应付那些纷扰,这四年多来,他的身心一直都很疲惫。

严重疲乏的男人躺在沙发上,寸长的黑发在额头两侧自然的垂着,一对剑眉自然舒展,嘴唇轻抿,胸膛起起伏伏之间是一长串轻浅的呼吸,显然睡得正香。茶几上放着的手机突兀的嗡嗡响了起来,宋森夜迷迷糊糊的起身,接通电话。因为听到电话那头秘书正对自己解释的情况,面色不由得渐渐变得凝重。

金陌冶正在告诉他,宋惜凝刚才在自家公寓附近闲逛,被一个骑着单车的冒失鬼给撞伤了,现在正在第一医院包扎伤口。

切断通话,宋森夜胡乱套上西装,立刻奔去第一医院。但时间依旧迟了一些,当他赶到的时候,宋惜凝已经包扎好了伤口,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着去药房提药的金陌冶。

“你还好吧?”宋森夜径直走到宋惜凝的面前,看到她的手臂上缠着纱布,霎时间心疼不已。

“嗯,没事......”

宋惜凝轻声哼着,似是心虚自己受了伤,又像是没有想到宋森夜会这么快就出现,抬起头有些错愕的去瞧面前高大的男人,结果那份错愕在抬头之时转瞬化为诡异的脸红。

因为急着出门,宋森夜也没顾得上整理自己的着装,衬衫领口那几颗扣子还是开着的,半隐半露着的古铜色胸膛肌理分明,还真是让人忍不住要胡思乱想。宋惜凝抿着嘴偷笑,估计宋森夜本人一定不知道,他现在的模样有多诱人。

一俯身,高大的身躯坐在了宋惜凝身边,宋森夜双手托起宋惜凝缠着纱布的胳膊看了看,开口问她:“疼吗?”

宋惜凝摇头,刻意地吐出两个字:“不疼!”

“只是轻微的擦伤,没有骨折,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

金陌冶取药回来,站在不远处迎面望着宋森夜,脸上无可奈何的味道很明显,他分明对老板说过,自己会送宋惜凝安全的回到公寓,可宋森夜还是放心不下的跑来了。在公司里明明是那么冷静的一个领导者,怎么就是要在宋惜凝的问题上失了淡定呢?

“撞伤她的人呢?”宋森夜盯着金陌冶,眼神冷凝。

“还不知道,我过去的时候人就已经走了,明天我再过去确认一下附近有没有监控录像。”金陌冶微微低着头,答话的语气里透着坚定。

听到要去查看监控录像,宋惜凝一下子慌了起来,连连挥动着没有受伤的手臂,轻声喊着:“不用麻烦了,我都说了和别人没有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跑到车轮下面的。”

“惜凝小姐,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您不想要追究的人。”金陌冶扬起一只眉毛,分明觉得意外。

“金秘书!你这话什么意思?”

宋惜凝干瞪眼,几乎就要气得从鼻孔里喷气,宋森夜下意识侧过头去观察她,那样子分明是在保护什么人。因为她知道,要是被宋森夜发现了那个害她受伤的人,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以牙还牙也说不定。

猜到了宋惜凝的想法,宋森夜又转回头看向金陌冶,开口对他说:“好了,陌冶,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处方里面有这些药的用法,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给我打电话。”金陌冶点了点头,将装着各种药膏的口袋交到宋森夜的手上,转身没有留恋的离开了医院。

“那我们也走吧,时间不早了呢。”宋惜凝利落地起身,迈开腿就要走,她似乎从宋森夜的沉默里嗅到了愤怒的味道,想要赶快逃之夭夭。

闻言,宋森夜也慢悠悠的起身,双手插进口袋里,跟在宋惜凝的身后,直到她将脚步停在自己的车子前,用无辜的神情看着他说:“解锁呀!”

“不急。”宋森夜抽出双手抱在胸前,态度有些难以琢磨,“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和小猫小狗一样,真的会自己钻到别人的车轮下面。”

“你这样多没意思!”宋惜凝跺脚,既然不想说实话,就干脆开始耍赖,“你到底要不要送我回家,不送的话,我就打电话叫金秘书回来!”

“送!”宋森夜松开手臂,像是有些认命,上前两步亲自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等宋惜凝上车坐好,他才俯下身瞪着她警告说:“虽然我说过你可以信任金陌冶,但那也仅限于我不在的时候,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宋惜凝皱着小脸,用力地点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