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步小说 > 资讯 > 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by暮语糖小说阅读-宋森夜宋惜凝小说阅读

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by暮语糖小说阅读-宋森夜宋惜凝小说阅读

时间:2019-10-09 17:19
周末了,是不是觉得特别无聊,来读读《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这篇小说吧,是最近很火的网络小说家“暮语糖”创作,快来看看宋森夜宋惜凝是如何一步一步击破困难在一起的吧,非常难得的一本《继续拥抱的话,轮椅会翻!》小说。

第 1 章

对宋惜凝来说,宋森夜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人,是她的救命恩人,甚至是她最爱的男人......

这些答案都没有错,可相同的问题若是在还不满二十二岁的那年问她,她一定会斩钉截铁的说:“宋森夜,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遇上的人!”

在那时的宋惜凝心里,她和宋森夜所共同经历的那些过往,简直就是孽缘,一段旷世持久的孽缘。至于久到了什么程度,还要从宋惜凝四岁那年的夏天说起。

那年盛夏,在H市那片洒着金色阳光的沙滩上挤满了人,在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气质纯朴的于慧牵着女儿宋惜凝,身畔间隔三步远的距离走着衣着光鲜的金逸美,身后还坠着一对脚步散漫的双胞胎男孩。那年兄弟俩八岁,哥哥名字叫森夜,弟弟叫鑫夜。人如其名,哥哥冷淡又少言,像一个鸦雀无声的夜晚;弟弟机灵却乖张,仿佛夜空里亮着许多耀眼的星辰。

漫无目的地在沙滩上印上一串串大小各异的脚印,于慧在两个玩沙子的男孩身边俯身停了下来,眉开眼笑的朝着他们问道:“森夜,鑫夜,快别玩了,慧姨问你们一个问题,惜凝妹妹漂不漂亮?”

“漂亮!”

“漂亮!”

在响着浪花声的岸边上,兄弟俩异口同声地回答,点着茫然不知所以的小脑袋。

于慧笑了笑,又继续问:“那你们有没有人想要娶惜凝妹妹做老婆呢?”

“我不娶,森夜娶!”

童言无忌,鑫夜蹲在原地大吼了一声,惊得不远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宋惜凝一愣神,刚刚拾起的贝壳一下子又掉到了浪花里去。

金逸美抿嘴揉了揉宋惜凝的小脑袋瓜,让她安心地继续玩,接着转头瞪了于慧一眼,口中埋怨:“八岁的孩子也不小了,记性都好着呢,你胡乱对他们说这些做什么?”

“美姐......”于慧确实觉得理亏,她知道,自己正挂念着一件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

说起于慧和金逸美,也算相识很久了,她们虽然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姐妹,但两个人的出身和经历都很不一样,只不过是在插花斑里相识,然后又一见如故罢了。

金逸美原本就是当地的富家千金,出嫁后,老公又是房地产界的大亨宋宇伯,可以说是门庭显赫,绝对的贵族。可于慧呢?她出身寒门,无论事业还是爱情,老天爷都没有眷顾她。与金逸美十分现实刻薄的性格相反,她是一个天真烂漫而且没有心机的女人,结果在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就怀上了宋惜凝。用金逸美的话说,她是被一个虚有其表的男人蒙骗了,当她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相好的那个男人早就没有了音讯。

为了生计,通过金逸美的介绍,于慧大着肚子嫁给了宋家的一个远房亲戚,那位亲戚虽然做人有些窝囊,家境也不太富裕,但看起来很老实,承诺过会对肚子里的孩子视若己出。

没过多久,宋惜凝就那样出生了,在一家破破旧旧的卫生防疫站里,瘦瘦小小的婴孩儿只有五斤重,哇哇的哭声却大得惊天动地。

为母则刚,都说女人升级为母亲,就会在一夜之间成熟。于慧断了念想,不再思及以往的那个男人,只想着怎么给女儿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可贫贱的日子过久了,再懂得努力的人也难免会感到恐慌,害怕自己会连累女儿,一辈子都为吃穿发愁。

于慧思量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在这个盛夏的海边,对金逸美说出一句自己都会觉得丢脸的话,她说:“美姐,你看我家惜凝好不好?”

金逸美抬了抬眼轻哼:“好啊,怎么了?”

“美姐,你看你有两个儿子,长大以后让惜凝嫁到你家去做儿媳,怎么样?”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着父母包办那一套,结不结婚的事情,等到他们长大再说吧。”

虽然金逸美并没有将拒绝的话说死,可于慧的心里已经很酸很涩,不断地冒着委屈,有时候她甚至抱怨过,金逸美的身边有那么多非富即贵的男人,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介绍给那个没有本事的远房亲戚?

咬了咬牙,其实那个原因并不难猜,性格柔弱的于慧不适合豪门,也更没有哪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愿意抚养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孩子。想让女儿长大后过上好生活,与财势两全的宋家攀亲,这似乎是于慧现在唯一有能力去做的事情。

可怜天下父母心,心中思忖着于慧的难处,金逸美只顾着打量身边的宋惜凝,没有发现天色已经渐渐阴沉了下来,海面上正泛起着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岸边上,宋家兄弟俩正蹲在沙堆里挖水源,玩得不亦乐乎,机灵的鑫夜一抬头看到哥哥森夜的背后有一个巨浪袭来,抬手快速推开哥哥,自己却被卷进了浪里。

于慧站得离兄弟俩最近,看见鑫夜被大浪卷走,没有犹豫就跳进了海里,根本没有顾及海面上正有一道高高的水墙从远处靠近。

最后,鑫夜被托上岸时,于慧整个人已经没了力气,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接二连三拍上岸的巨浪里。

海啸来得太突然,所有人都在抱头鼠窜,金逸美也只能拉扯着三个孩子先躲去安全的地方。等到潮水渐渐退去,岸边的破败景象逐渐从水中显现出来,宋惜凝站在岸边委屈得直跺小脚,“妈妈,妈妈......”一连喊了好多声,可惜于慧已经再也不会回来回答她了。

默默地,宋森夜走到了宋惜凝的身后,抬起手臂捂住她的眼睛,让她看不到救援队的人们正在来来回回搬运那些遇难的尸体,口中对她说着:“别怕,有哥哥在呢!”

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熟悉,只是在那一年见过几次面,也没有大人告诉过他,女孩子哭泣的时候要怎样去安慰。可宋森夜就那样去做了,年幼的他臂膀还不够结实,宋惜凝却感受到了暖人的安全感。

于慧走了,金逸美认下宋惜凝这个可怜的干闺女,逢年过节都会去家里送些好吃好穿的东西,然后在那个角落里积满了灰尘的两室一厅里转了又转,还是没有适合落座的地方,便只说上一句:“没有钱就在电话里讲”,之后就离开了。

宋惜凝知道,干妈就是这样的存在,生活中或许能够给你关照,但却给不了爱。干的永远是干的,似乎就只有宋森夜会把她当做一回事,不会嫌弃她的家里脏,更不会容许任何人对她有半点的不好,他总是会像在海边的那个时候一样,站在她的身边说着:“别怕,有哥哥在呢!”

别怕,有哥哥在呢!

这句话,从小到大,宋森夜不知道对宋惜凝说过多少遍,在她被同桌欺负没有妈妈的时候,在她考试不及格害怕被养父骂的时候,在她随时随地都会出现惨兮兮的表情的时候......

那句话听得太多,听得宋惜凝后来已经能够一本正经地学着宋森夜的表情和腔调,然后没心没肺地用那句话,取笑他一百遍,一千遍。

|相关文章